第175章 吾亦然,待樱心肠碎
书名:快穿:戴琉璃球耳环的少女 作者:笼子外的喵 本章字数:236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7 12:52:01

蒋鱼书这一开口,石破天惊。蒋待樱本欲上前教训她,也一时停住身形。

那“江渐晨”冷笑道:“小鱼,你这是发什么癔症呢。我怎么可能不是……”

蒋鱼书打断他,十分不耐烦道:“别叫我小鱼,他从来不这么叫我。除了……”

少女莫名有些羞意,旋即她神色一正,说道:“你要问我为什么不是。那我告诉你,你哪儿哪儿都不是!我师兄,性格坚毅果敢,绝不会任由自己深陷幻境一年有余,却不做打算。我师兄,人虽冷厉,却深知正道宗门不可随意取人钱财,特别是还打劫无辜路人。他若知道我如此做,恐怕早就拿着鞭子抽过来了!”

一旁蒋待樱像是想要说些什么,蒋鱼书却眼神凌厉的射向她,阻止了她开口。

少女继续娓娓道来:“我师兄喜爱糕点,恐怕你这妖孽也探之一二,可你却不知,他嗜甜到了何种地步,就刚刚那种甜度,我幼年时曾恶作剧于他,他却十分享受的吃下,绝不会达到皱眉的程度。更何况,我师兄吃点心时,从不喝菊花凉茶!”

这一番话下来,那假扮江渐晨的妖孽自是无言,蒋待樱却从这一点一滴的微末细节中觉出两人多年来的亲密相处。

她此时已然信了蒋鱼书,再回想自己这段时间的生活,突然生出一种既恶心又可耻的难堪来。

蒋鱼书还在继续说:“入林之前,我因听说魑魅魍魉四妖擅幻境,怕自己被假象所迷,一时心血来潮之下,在师兄脖颈之处留了一咬痕,那咬痕上,我下了咒,必然不能短短时间便恢复如初……”

而此时,对面那人露出的脖颈,光滑润泽,哪有半个牙印!

那“江渐晨”随着蒋鱼书的道破,身型微微变化,几息之间,竟然变成了个身着黑袍的女子!

女子长发披肩,容貌颇为清秀,影影绰绰,仿若没有实体。

应是魅妖。

她桀桀怪笑道:“难怪你从进入幻境便不肯喊我师兄,我记得……你喊的很勤嘛。”

蒋鱼书冷笑:“你当你是哪根葱,也配我喊你师兄!”

周边幻境逐渐破灭,蒋鱼书周身灵力运转如初,她微微凝神,祭出六只折柳指环,冷声道:“我道是为何魑魅魍魉都善幻境,却偏偏还要强调魅妖擅长造梦。原来你不仅擅长制造幻境,还能拟型,给那些来人造个虚无缥缈的美梦!”

魅妖笑道:“即便你们两个小丫头窥破我的幻境又如何?凭你们也想打败我?”

两姐妹却不再言语,十分默契的各自运转灵力。

魅妖转而又对蒋待樱道:“小待樱,你忘了我们亲密相处的过往了吗?怎的如此绝情?我好伤心呢。”

她不说此话还好。一提及此,蒋待樱更是心痛难忍。

她想起自己初初在幻境之中遇到江渐晨的惊喜,想到两人逐渐从谦恭陌生到亲密无间,想起“江师兄”不同以往的温言细语……

而这一切,都是假的!

而她,蒋待樱!竟然跟个瞎子、傻子一般的被对方欺骗和戏耍!

她想起那个傍晚,落霞满天,自己站在属于他们两个的小院中,鼓足勇气对江师兄说:“师兄,待樱心悦你已久。”

他当时只专注的看着自己,满天红霞为他镀上了一个俊美不凡的轮廓,随后自己就听到他缓缓答道:“吾亦然。”

吾亦然……

犹记得当时自己听到此话时的感觉。惊喜,震颤,幸福,就像是个巨大的美好的梦,向自己袭来。

所谓得偿夙愿……

幼年时,他挥舞烈焰鞭勇斗花妖,冷酷又淡定的将蒋家灭门仇人手刃,她的目光自此追随与他。

她曾经,想要拜入他的门下,却最终没能实现。这些年,他行走如风,不惹尘埃,而自己,却望着那抹遥远的背影,奋起直追。

青羽后山寻灵宠,她想起江师兄的灵宠洁白无垢,便也费劲心力寻了个白狐。凝练法器,她想起江师兄的烈焰鞭,便也凝出一枚雪色鞭子。

他是火灵体,灵力暴虐,她便最精通水系舒缓之术。

他一直都是她的前路。

可如今,那个曾经巨大的美好的梦,竟然真的只是个梦……

而自己,傻傻的,被一个妖族嘲笑着,被自己向来看不起的妹妹嘲笑着。

吾亦然……

她以为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神祇,却不知只是场笑话。

蒋待樱双目含泪,挥动雪鞭,凌冽的冰雪之气迎面袭来,渐渐的与大地所结合,凝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罩,将两人一妖罩在期间。

她又念动咒语,蒋鱼书面前突然升起透明水盾,灵力精纯。

仅仅6阶修士,竟然能同时施展出结界与护盾,可见是天资卓绝。

而此时的蒋待樱也面如金纸,口含鲜血。

蒋鱼书欲说些什么,蒋待樱却对她厉声喝道:“蒋鱼书!结界之内她被压制,你莫要耽搁!别误了此等大好时机!”

她面色极怒,声音尖利,鲜血沿着嘴角溢出。

见她如此,蒋鱼书遂不再开口,只将六枚折柳依次连接,形成柳枝形态,像用鞭一样,攻了上去。

折柳此种形态,是她自百悦山之后顿悟而来,可变长鞭攻击,十分犀利。

魅妖本不将两人放在眼中,奈何蒋待樱极怒开结界,蒋鱼书又乃灵力精纯的木灵之体,一时之间倒也打的有来有往。

打斗之间,那魅妖突然痛呼一声,只见她若隐若现的面部竟然被折柳抽中,显出残破之姿来。她本无形之体,不曾想竟能够被蒋鱼书的法宝所伤。

她却不知,这蒋鱼书不仅是木灵体,其天生体质特异,练出的法器上带有细刺毒素,竟能够实化虚体!

蒋鱼书见攻击奏效,精神不由一震,她自怀中掏出些许粉末,通通涂于折柳枝上,再次攻了过去。

魅妖并不知道那到底是些什么,接着,她很快就感受到了。

又一鞭抽中,只见魅妖胸膛细细的鞭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扩大,像是被腐蚀了一般。她痛的不停尖叫着。

这蒋鱼书,炼制丹药是行家中的行家,自然用毒制毒不在话下。她记恨此妖化形骗人,更不会手下留情了。

眼见蒋鱼书又手执折柳攻了上来,灵气浓郁丝毫不减。

魅妖虽为大妖,却于攻击法术并不见长,她咬牙叫道:“蒋鱼书!你是不想要你两位师兄的命了吗?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